荼蘼花开

时间过得真快,又到了荼蘼花开的季节.家门前,邻人种了一丛荼蘼花,每到春末总是浓浓地开放.荼蘼花色质洁白,一朵连着一朵,掩隐在绿叶下,分外娇艳.远远望去就如一颗颗星星撒落在地面上,一闪一闪的.悠悠的清香还不时的袭来,让人有如坐春风之感.
荼蘼花冰清玉质,杨万里赞她:"以酒为名却谤他,冰为肌骨月为家” 。然而因为其开在春末,古人又以她代表春天的结束,所谓"一年春事到荼蘼","开到荼蘼花事了,丝丝夭棘出莓墙",看到她,人们更多的却是伤感.《红楼梦》里有一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丫鬟麝月抽到一签"荼蘼-韶华胜极".意指花事到了尽头,之后自然是群芳凋谢了.隐喻了红楼女子的命运.
"开到荼蘼花事了,尘烟过,知多少",荼蘼花开,人们想到了人生短暂,青春易逝.年轻女子想到了生命中最灿烂、最繁华或最刻骨铭心的爱即将失去.王菲唱的:"……心花怒放却开到荼蘼,一个一个一个人谁比谁美丽 ……每只蚂蚁和谁擦身而过, 都那么整齐有何关系,每一个人碰见所爱的人却心有余悸……"
其实,人们大可不必这么伤怀,春天自有春天的美丽,春天过后更有夏天的浓郁,秋天的成熟.正如人生,年轻固然美好,到了壮年,褪去了那一份青涩,更多了的是一份从容、豁达.
荼蘼花开,让我们多以一双惊喜的眼光去欣赏她吧!

说舒亶

舒亶是个才子,少年得名,为文不立稿,倚马而能千言。他少年得志,宋治平二年,他获得礼部考试第一名,高中状元,蟾宫折桂,骑马京城,春风得意,那年他二十四岁。他的诗文 “重帘小阁香云暖。黛拂梳妆浅。玉箫一曲杜韦娘。谁是苏州刺史、断人肠。醉归旋拨红炉火。却倚屏山坐。银缸明灭月横斜。还是画楼角送、小梅花。”写得精致婉约,尽得后唐神韵。
他体格魁梧强健,性格刚毅,性如烈火,嫉恶如仇。登治平二年,他任台州临海县尉。有部下逐其叔之妻,被告至他前,他命执之,不服。他一怒之下砍下部属的脑袋,投檄而去,留诗云:“一锋不断奸凶首,千古焉知将相材。””他曾作为宋使,单枪匹马进入西夏。面对杀气腾腾的敌人,他镇静自若,慷慨陈词,最终圆满完成出使的任务。
他为官清廉,不徇私情。他在担任御史的时候,当朝宰辅、直接提拔他的恩人张商英曾给他写信,并将女婿的文章给他看,希望在科举时能得到他的帮助。他认为这有违宋制,毅然上告朝廷,使张商英受到惩罚。为了保持监察的独立性,他宁可背上忘恩负义的罪名。他为官一生,却两袖清风,罢官后,他竟靠教几个童子为生。
然而,他的名字却进入宋史的奸臣传。他因为小过错被免职,却迎来满朝的欢呼声。甚至过了一千年,他的同乡余秋雨仍骂他是“小人”,骂他令人“恶心”。
他就是舒亶,历史上一个极富争议的人物。而使他获得千古罪名的,是他卷入了“乌台诗案”,两宋最大的文字狱。该案的主人公是大名鼎鼎的苏轼苏东坡,一代旷世奇才。
舒亶因其才学人品而被宰相王安石赏识,神宗年间屡次升迁,由秦凤路提刑而为提举两浙常平,再任监察御史里行。成为当时地位显赫的“王党三十人”之一。
其时,北宋王朝外有契丹﹑西夏等族侵扰,内有冗官﹑冗兵﹑冗费之弊,民疲国弱,社会矛盾激化。王安石决心通过雷厉风行的改革,改变积贫积弱的局面。由于变法操之过急,遭到了一些人的强烈反对,首领就是司马光。在北宋朝廷里出现了新旧两派。舒亶旗帜鲜明地站在新党一边,成为这一重要历史事件的参与者。作为御史,他的职责就是不遗余力地打击旧党势力。当时有一名叫郑侠的官员极力反对新法,舒亶就依法严厉处置了他。
苏轼一直反对变法,王安石任宰相后,他出任了杭州、密州、徐州等地的地方官。在任期间他看到了新法实施后出现的种种弊端,就将感叹写入诗中。由于苏轼在朝野中有很大的影响力,因而新党对苏轼的讥刺诗文非常不满。元丰二年春,苏轼从徐州调任湖州,按例上了《湖州谢上表》。表上有些言辞引起新党的强烈不满。六月二十七日,监察御史里行何正臣首先上章弹劾,要求对苏轼“大明刑赏,以示天下”。七月二日,监察御史舒亶和国子监李宜之同时上书弹劾苏轼。舒亶在面见宋神宗时,还上了一道劄子,把苏轼的诗句与王安石新法的条例一一对照,指出其讥讽新法之意,并随劄子进呈了四册苏轼的文集,请神宗皇帝裁夺。劄子云:“陛下发青苗钱以扶植贫民,苏轼讥之‘赢得儿童语音好,一年强半在城中’’。陛下为申严法律而考试郡吏,苏轼讥之‘读书万卷不读律,致君尧舜知无术’。陛下兴水利,苏轼讥之‘东海若知明主意,应教斥卤变桑田’。陛下申明盐禁,苏轼讥之‘岂是闻韶解忘味,迩来三月食无盐’。其他触物即事,随口所言,无一不以讥讽诽谤为主。”舒亶因此认为苏轼“怀怨天之心,造讪上之语”,其罪严重,“虽万死不足以谢圣时”,应以“大不恭”论处。 神宗一连数天接到状纸,已觉得“舆论沸腾”,于是传下圣旨:“将苏轼谤讪朝政一案送交御史台根勘闻奏。”苏轼随即被逮捕,受尽了磨难,最后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因为该案为御史主使,御史古称“乌台”,所以这一案件史称“乌台诗案”。 舒亶由此得罪了天下文人,引起了公愤。宋神宗为了平衡新旧两党的力量,于元丰六年,以舒亶与尚书省矛盾为借口,发话:“身为执法而罪妄若是,安可置也。命追两秩,勒停。”舒亶就这样被罢免了。朝廷内外一片欢呼。当时对此事的记载是“虽坐微罪废斥,然远近称快”。终神宗一朝舒亶再也没有被起用,他迁居鄞县月湖畔,名其居曰“懒堂”,以教书为生。
舒亶说到底是个文人,他执拗倔强,爱认死理。他是个改革派,就以维护新政为天职,冷酷无情地对待守旧派。他做事一意孤行,不计后果,从不知道圆通,而这种书生意气恰是搞政治的大忌,舒亶最后的下台是和他的性格缺陷分不开的。
“乌台诗案”表面看是舒亶造成的,本质上却是专制主义酿成的。作为御史,舒亶的任务就是监察百官,余秋雨说他是“检举揭发专业户”,他的工作就是做皇帝的鹰犬。在皇帝支持改革的情况下,他成为了急先锋,当皇帝要搞平衡的时候,他就成了牺牲品。在极端专制的社会里,知识分子失去了思想的独立性。这必然导致知识分子要么成为当权者的帮凶,要么被消灭。苏轼、舒亶就是封建社会知识分子结局的写照。私下里,我认为赵宋王朝还算不错,至少他还有一个不杀士人的规定,换做明清两朝,这个苏大胡子不知会被砍掉多少次脑袋。
舒亶在史书上的骂名,我觉得主要是《宋史》造成的,《宋史》为元脱欢主编,在二十四史中差错最多,特别是有关舒亶的主要材料取自《邵氏见闻录》,而此书是邵伯温所作,邵伯温是一个充满偏见并偏执的旧党人物,因而此书对新党人物的记载就极不真实。历史不可不察啊!

童年趣事之集邮

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才知道集邮是怎么一回事。晓权是我的邻居,和我同岁,是我童年时代最要好的朋友。他父亲是五六十年代的大学生,倍受我们的尊重。有一天,晓权神秘地叫我过去,偷偷地给我看一本父亲给的册子。我打开一看,里面整整齐齐地排放着一枚枚精美的邮票。都是五六十年代的,有天安门、有石拱桥、有花鸟鱼虫、有各种人物画像,还有一枚和平鸽是三角形的。我震撼了!平时贴信封的邮票竟可以有那么大的魅力!在物质匮乏的七八十年代,我们看到的都是粗俗的革命宣传画、口号式的标语,哪有这样精美的艺术品?我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有自己的集邮册。
最初的邮票是从叔叔伯伯那里集来的,我挨家挨户地去附近叔叔伯伯家里央求,让他们把旧信封给我。然后把这些信封上的邮票剪下来,放在水里浸泡。几个小时后,邮票背后的胶水溶化了,我再轻轻地把邮票从纸上揭下来,放在竹筛上阴晾。等邮票干后再在玻璃板下压平。这样一枚邮票就得到了!那时母亲在农村教书,一两个月才能回来一趟。她对我集邮很支持,总是到她同事那里去讨要旧信封。每次她回到城里,总能给我带来厚厚一叠邮票。每次她回来,我总是迫不及待地追问妈妈邮票带来了没有?有一次,住在隔壁的二叔很不高兴,指斥我没良心,说妈妈这么远回来,一点问候都没有,就知道邮票!这事让我内疚了很长时间。母亲一向对我很严格,记忆中从来没和我亲热过,我自小对她只有敬畏,这一次让我感到了浓浓的母爱!
从旧信封上揭下来的邮票往往都是重复的,要集成一套邮票,就必须用自己多余的邮票与别人交换。最初我们主要是在同学之间交换,我第一套集完整的邮票是《毛主席逝世一周年》,就是从同学那里换来的。但是小学生手里的邮票大多是常用的邮票,面值基本上都是八分的,而一套邮票里有很多都是有各种面值的,如有四分的、有二角的、有四角的……。那些邮票就十分稀奇了。偶尔有一两枚那就争抢的异常激烈,有时候还要耍一些花招才能得到。有一位同学手里有一枚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纪念邮票,六角的。我软磨硬泡,用半斤粮票再加上心爱的铅丝枪才换到。与我们隔几个巷弄,住着一个胖胖的小伙子,集了七八大本邮票,晓权常带我们到他家里去换邮票,他喜欢“文革票”,我们经常和他交换,我有好多邮票都是在他那里集齐的。有人跟我们说“文革票”值钱,说我们亏了,但是我们始终认为“文革票”不好看,换了一点都不亏。
集邮最大的乐趣在于收集的过程,一套邮票从收集第一枚开始,每天都在期待第二枚的出现,然后是第三枚……如果有一天集齐了,把它们放在手上,一遍一遍地把玩,心中的那份愉悦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直到现在,有时候我还会做梦,梦到自己又集齐了邮票,嗨,少年时候的那种愉悦,现在也只有梦里才会感受到了!
于是年少的我疯狂地爱上了集邮,为了邮票几乎饭食不思,有些事现在想来十分好笑。那时侯在县前街,有一个邮票门市部。每天放学后,我总是绕道到门市部里磨蹭一会,一遍遍地看柜里了的各种邮票。那时侯我最喜欢的是徐悲鸿的那套《奔马》,那苍劲有力的笔法、奔腾如飞的骏马让我沉醉。我多少次幻想得到了那套《奔马》,但是八元一套的价格对我来实在是无法想象。我最终也没有得到这套邮票。于是我就最羡慕那位售邮票的阿姨了,认为在邮票门市部工作是天下最美好的工作。前几天,我碰到一个白发的老妇,我觉得很亲切,就象是自己的亲人,过了很久才恍然,原来就是那位售邮票的阿姨!
要买邮票,就要有钱。那个时候向大人要钱买邮票,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能自己想办法。捡破烂就成为我和晓权经常性的工作。到垃圾里去捡废纸,到工厂前门后院去捡废铜烂铁,冬天到各地去捡桔皮、鸡毛。有一次大雪纷飞,我俩躲在大北门的一个墙洞里,身子都冻僵了,但是想到又可以得到一套邮票,心里却是暖融融的。捡垃圾也有奇遇,一次,我正在收集《咕咚》这套邮票。那是一个童话故事:一只兔子听到“咕咚”一声,以为什么怪物追来了,于是一边跑一边喊:“咕咚”来了。于是引起了整个森林了慌乱。最后狮子去调查,才发现是木瓜掉在水里的声音,一场虚惊。一套邮票总共四枚,我收集了三枚,就缺《啊,木瓜》这枚。那天我们在垃圾里扒拉废纸,捡到一个旧信封,拿来一看上面的邮票正是《啊,木瓜》!那种兴奋真的不亚于天上掉元宝!
集邮的乐趣那是任何其他活动所无法取代的。1984年儿童节,邮政部门发行《儿童(付捐邮票)》,那是我国第一套慈善邮票。为了照顾小朋友,县里规定只有少年儿童才能购买,我刚好超龄了。为了得到这套邮票,我对妹妹说尽了好话,她才答应帮我买。妹妹打破了头,才买到了那套邮票,我高兴极了。那时广播上正在播放《乡间小路》,直到现在我都认为这是最美的一首歌。
到了高三,繁重的学习才使我慢慢地放开了邮票。真正让我放弃集邮的是邮票的商业化。如果集邮仅仅是年初到邮政局订购,年终拿到邮票,那有什么乐趣?但不管怎么说,邮票陪伴了我整个少年时代,是我一生都无法忘怀的情感,那几本集邮册,是我心中永远的珍藏!

童年趣事(一)

1978年,我从农村转学到城中小学四(5)班。同桌的同学叫杨晓强,也是刚从外地转学过来的。他小个子,小脑袋,小眼睛,一副机灵的样子。我们很快就成为无话不谈、行影不离的好朋友。因为家住得近,上学时他总先到我家,等我吃了饭再一起走。大人说我俩比亲兄弟还亲。

那时我们的班主 任张子元老师,刚从农村调上来。她对我俩特别好,因为担心我们不能适应新环境,就经常找我们谈话,帮我们补课。我们进步也很快,期中考试两人都取得了好成绩,同学们都对我们刮目相看。这时班里有位杨姓同学就看我们不顺眼了。这人人高马大、膀大腰粗,自称“杨司令”,经常在班里称王称霸。有一次他带着一郁姓同学走到我们桌前,挑衅地对我们说,要跟我们对挑。看着他们轻蔑的眼神,我们俩不由得血往脑门上涌,不约而同地跳了起来:对挑就对挑。

我们那个时候最流行的游戏是“斗鸡”。在教室前的空地上,游戏双方将一条腿横着曲起,用双手盘在另一条腿的膝盖处,靠那另一条腿支撑,一蹦一蹦地前进。双方用膝盖对准对方的曲起的那条腿,采取点、磕、捣、撞、压、挑等方式,迫使对方两脚着地,先着地者为输。大概形似金鸡独立所以叫“斗鸡”吧。如果同学有矛盾也往往通过“斗鸡”来解决。 继续阅读童年趣事(一)

关于康有为的几个疑点

戊戌变法是十九世纪末中国一次全国性的改良运动,是中国走向近代化的重要一步,康有为是这场运动的旗手、主要领导人。中学、大学的教科书上都是这样写的,但是最近这位康圣人可不大妙,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怀疑他在戊戌变法中是不是真起这么大的作用,甚至怀疑他能不能称得上变法的领袖。具体的疑点有:

疑点一、历史上有公车上书这个事件吗?

1895年甲午中日战争失败后,清政府被迫签定《马关条约》,割地赔款丧权辱国。期间,正逢各地举人到北京会试,于是康有为组织一千多举人向皇帝上书,要求拒敌、迁都、变法。这就是“公车上书”,标志着维新运动从思想运动转变为政治运动,康有为一举成为变法运动的领袖。但是姜鸣在《天公不语对棋局》一书里认为,“公车上书”是莫须有的。因为至今历史学家还没发现这一事件的翔实史料,不知道当时康有为他们在哪里聚会,交哪里上奏。只有康有为在自说其话。姜鸣认为,“事实是,康有为的万言书根本没有去递”,“顶多只能称作‘公车集会’或‘公车拟上书’而已。”姜鸣的结论是:这是康有为对历史的一次成功的大欺骗。 继续阅读关于康有为的几个疑点